【台灣設計聯盟】2014 善設計 - 新銳勢力 許向罕演講
2014.05.20
主辦單位:台灣設計聯盟
官方網站:
http://tda.com.tw/index.php

日期:2014/05/19
時間:AM 11:00~11:30
講者:許向罕 設計師 講者介紹
地點:新一代設計展 世貿一館主舞台






以下為新銳勢力當日演講內容:

設計前輩、同學與對設計感興趣的大家,
你們好,我是向罕設計的許向罕。

常常有人問我,為什麼我是善念設計師?而什麼是善念?
老實說,一開始我也回答不出來,我私下思索了很久。
 
後來我發現,原來善念他是來自於我內心深處的聲音,
而這聲音,他是一股具有穿透力與感動人心的能量,
也藉由這股能量在我們受挫時支撐我們,
支撐我們來完成那些真正幫助人類與環境的事。
 
今天我要與大家分享的是善念設計,



 

在分享之前,在此由衷的感謝郭介誠理事長與TDA所有同仁,
一直以來的鼓勵與提拔,在這裡真心感謝。

還記得2010年的現在,我也是以學生畢業製作的身分參加新一代設計展,
並且入選TDA善設計並與TDA結緣。
 
當我在讀書時,我一直在思考什麼是設計師的本質?
我未來要成為什麼樣的設計師?
而成為什麼樣的設計師,我的內心會感覺到踏實,會感到幸福。
 
也許大家覺得很好笑,但是從小我一直認為我有使命,
希望透過我的專業,我的設計使人類與環境更美好,
能完成這樣的設計,我很幸福。
 
我的家到處都貼滿我的設計草圖與海報,這使我家人不堪其擾。
 


貼到連我家廁所的窗戶也沒放過,
而這馬桶上面的窗戶,是我最喜歡貼草圖的地方。
 
其實這也是設計過的,因為我發現這樣我每上一次廁所都有15~20秒的時間,
可以欣賞甚至思考我的設計,我真的很熱愛我的工作。

 
 

一直以來,我的設計靈感都來自於善念,
有關於:人文、環境、家具、消費性產品…等等,
這一切想法都來自於我內心深處原始的聲音。

 
在這邊我分享一個關於我朋友與她父親的故事,
她從小與父親相依為命,感情非常好,
爸爸靠警察的工作將她扶養長大,
而在一次抗議活動中,他們彼此因為立場不同而相遇。
 
當時我聽到她所分享的一切外在的痛楚與感情的糾葛,
我當下就認為這是一件有必要立即,被看到、被反思並且解決的問題。



我相信在幾年前大家或許對拒馬陌生,這是一張拒馬上面刀片的特寫圖,
拒馬是為了阻擋使用者的另外一方而前進所使用的產品,
拒馬的歷史可以回歸到第一次世界大戰,軍人所使用反登陸的武器。
 
它是以暴制暴的概念,因此在現今的抗議場合中,
他不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創造了更多的傷害,
無論是警察或者是群眾。
 
於是我起心動念,要重新設計這邪惡的拒馬。
 

而當我進一步了解人群與警察之間的關係時,
我才發現我真的挖了一個很大的洞給自己跳,
有人問我說為什麼畢業製作不做家具燈具,
為什麼是拒馬?
 


對我當時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洞。

在一開始有很多人認為我瘋了,連家人也不了解我在做什麼,
甚至在我還沒所謂設計的時候,很多人就已經認為我不可能。

 
 

這是我2010年的畢業製作,它不是喇叭也不是家具,
它就是我重新設計的拒馬。
 
 

我希望可以透過和平的方式在暴力抗議場合降低傷害,
因此我開始研究力學與群眾心理學。(當然我說的研究,只是略懂略懂的階段)
 


我發現當人群聚集在一起時,人數聚集越多,
衝撞的力量與情緒被煽動的可能性會越強大,
發生衝突的傷害也會越大。
 


因此我希望分散聚集的群眾,用安全的方式來分散並降低衝撞力量。



降低情緒的影響力,達到確保雙方安全。



當我在設計時,我是以中間的立場保護警察與抗議群眾雙方,
因此從警察搬運組裝到分散群眾所使用的材料與色彩計畫等等選擇,
都有別於以往那以暴制暴的拒馬,是以安全和平為基準去設計,
我嘗試創造一個安全的緩衝空間。
 


最終我完成了這件作品,這過程我曾經想放棄過也質疑過自己,
 
而這過程有一句話一直引導著我給我方向,在這與大家分享。
 

有一天媽媽哭著打給我和我說:
「兒子對不起,媽媽這幾年聽你說了那麼多關於拒馬的事情,
媽媽一直不明白你在做什麼,不知道你在堅持什麼,甚至不知道從哪裡支持你。」
 
當天我母親正開著車經過當時陳雲林來台中的抗暴現場,
他感受到當時抗暴緊張的對峙關係,而真正使她震驚的,
是放在人群與警察中間那囂張可怕帶刺的拒馬,
媽媽有了經歷而產生了感受。
 
她與我說:
「只要你做的這件事情,它能真正使你內心感到幸福,再困難,你都必須堅持,
媽媽支持你,媽媽愛你。」
 
直到現在,我一直將當時我母親說的這句話放在心中,
我認為這句話,是呈現善的本質與力量最簡單最純粹的描述,
因此每當我遇到困難,我都會反問自己。
 
而每當我將再困難的問題,縮小成這句話的時候,
就算過程再複雜,我都會有清楚篤定的方向,
並且擁有堅持的能量,而這能量來自於善的力量,
來自於我內心深處真正的力量。

 

我從來沒有想過,一件畢業製作對我未來影響會那麼大,
他使我發覺了我自己,並且奠定了我未來設計的一切價值觀。
 
這件作品他共得了6個國際獎項與6個展覽機會,
但是真正使我受益良多的,是這4年努力堅持的過程。

當我2010年在新一代設計沒有得獎之後,我花了兩年去調整作品與心態,
在2012年終於第一次在國際舞台被看到並獲得第一個國際獎,
在得獎之後,我希望讓更多人感受到善設計的價值,
因此我不斷地繼續參加展覽、競賽與演講,
善的力量讓我在這過程中不斷地前進堅持下去。

 

善設計也使我有機會代表台灣參與韓國三星舉辦的亞洲設計師研討會,
讓我有機會把握更多的舞台,創造更多機會,讓更多人感受善設計。
 
雖然最終,他是一件暫時沒有被量產的概念產品,
但他的初發心,已經開始喚起大家對這個事件,
有重新反思的能力。
 
而經歷這過程,我發現善擁有三種能力
 


善的思維,是很純粹的,也因純粹而能量俱足,
就像當你聽到一個故事,所產生想法的初發心,
而你認為你有責任與能力必須去改善它。
 
善的力量,是篤定的,
堅持的能量,這能量是來自你的內心深處,
是源源不絕的。
 
善的循環,是正向的,
是可以創造無限機會的。

 
因此,只要我們擁有:
善:純粹的思維
善:堅持的力量
我們就可以創造無限正向的循環。
 

其實這件產品設計的動機,是我在美又美買早餐時,
看到關於原油汙染的新聞,而我直覺的認為我可以透過設計去解決它。
 

一般海洋的清潔過程中,生物:海鳥.魚群等等,
會誤闖汙染源而造成更嚴重的二次汙染與傷害,
而這件作品有別於一般海洋清潔的產品。



他在清潔的同時可以運用聲波驅趕生物靠近汙染源,
汙染越嚴重聲波越強,直到清潔完成聲波也跟著消失,
因此在清潔過程中,可以防止生態的二次傷害。
 
他在去年獲得美國IDEA獎,
雖然已經得獎,但是我認為他還有更好的空間,
因此我將它改良,推出第二代。


也連續在今年獲得IDEA獎,
而使我更開心的是讓世界綠色和平組織主動聯絡我,
他們表示透過這件作品注意到這個環境問題,
並且希望了解這件作品解決問題的方式。

現場一定有很多同學花了一年甚至更久的時間,
將自己的作品,自己的孩子在這幾天努力的發表出來並且希望被認同。
 
我想說的是,沒入圍與沒得獎的同學,
只要你做的這件事情,它能真正使你內心感到幸福,
再困難,就算當下沒有人理解你,你都必須堅持。
繼續努力,為自己持續創造機會 ,
只要你堅持,都一定有機會的。
 
得獎的同學,希望得獎只是一個好的開始,
讓你的作品在未來為自己創造更寬廣的舞台,
創造更多正向的循環,讓更多人感受與感動影響更多人。
 
希望透過讓大家了解善設計的三種能力,
善的思維、善的力量、、共同創造更多善的循環。
 
而其實擁有善的思維之後自然會產生善的力量與循環,
因此我們現在只需要做一件事。





 
完成善設計是一件幸福的事,
更幸福的是,它使我們更了解自己內心深處的聲音。




↑許向罕 設計師(左) 與台灣設計聯盟  郭介誠 理事長(右)